當晚,跟友人閒聊時,還開玩笑:「得給新人一個機會」

似乎有人對這事件抱持不同的意見。

菜鳥老師首日獨挑大樑,課程多著重於之前的單字及聽力複習,大家倒相安無事踴躍發言配合演出。

課堂最後一小時,老師發給每人一份六格漫畫,稍做內容解釋後,要求大家各自分組演練對話。

此時… 英國籍艾倫舉手發言。

「艾倫,有什麼問題嗎?」

「有!很大的問題。這份講義我通通不了解!」

「喔…這是…這樣…那樣…」(老師輕聲細語-法文解釋)

「呼…」(誇張聳肩大吐氣)

我問妳:我不懂法文,妳不懂英文,那我怎樣能了解妳說的??」(大吼)

「不然,請妳幫我把這些句子翻成英文。」

「No!不可能硬把法文一字一字翻成英文。」

「什麼!什麼?沒辦法!妳說不可能翻譯?!這是…」

「所以…這是…那是…」(老師試著法文換句話說)

不領情的艾倫,根本不理會老師的解說,自顧低頭翻著從圖書館借來的課外書。

幾分鐘後,他終於又開口道:

「不懂!不懂!拜託,妳想個解決問題?!」(大力搖頭)

「……」(老師沈默-布氏猜:會不會正在想辦法?)

「妳不說!那用我的方法好了。」

艾倫努力翻字典留下一張字條及滿桌課外書,氣憤離開教室。(因為下午還有課)


目睹一切的-「只有我」!!真的。

全班二十幾個學生,大家非常認真低頭演練對話,對於 艾倫與 老師的戰爭,頭也不抬一下。倒是我-太驚訝了,從頭盯到尾,跟我同組的老泰國同學一直耐心在等我看完熱鬧。

原來,英國不只生產「英國紳士」,「英式搖滾」也很知名。

班上唯一的英籍男同學,正是蓄長髮、留刺青的火爆搖滾型。明明班上就有幾位同學也會講英語,但是沒人願意惹上他。我也沒見他跟誰講過話。

這場衝突,似乎沒能放在誰的眼裡,但倒是帶給我一場震撼。 或許西方不吃「尊師重道」這一套,但是這是基本的「尊重」。

想,這是堂政府規定外籍配偶的法文課,班上的同學來自世界各地,葡萄牙、西班牙、俄羅斯、土耳其、亞洲、非洲、東歐各國等等,你要到底要老師學會幾國語言?(是啦,或許英文是蠻通用的語言。)

再者,老師要求同學帶字典上課,除了寫作業外,在課堂上不懂的字也可以快速隨手翻。學習語言不是就是這麼一回事,多講多聽多翻字典。(當然,法文文法超重要)

最後,沒人出來勸架?!好萊塢電影這時候,都會有仗義直言的同學來場西方的英雄/雌表現啊?!唉,電影是假的…(幻滅)


再續…

全站熱搜

allof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