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月七日 天氣大睛

某日午餐時段,布先生帶著一臉臭臉進家門。
「怎麼?」

「剛才上樓碰到一個男人,無比冷漠,竟然不回我『日安』一下」
「喔?是我們上次一起碰到的阿拉伯男人嗎?」(醜1)
「不是啦。欸…上次那個算黑人(糾正)

 「是嗎?我覺得他不會很黑 
 那是不是住一樓的白種老男人,上次我跟暖碰到,他也超冷漠」(醜2)

「不是,這次是個年輕白人,這種態度超級令人不開心的。」」(醜3)

 (臭臉十分鐘後,以下是布氏開示時間…)

 
「拜託別這樣…
 
   幹嘛為了無關的陌生人搞壞自己的心情。
   你還不了解法國人的冷漠傳統嗎?要我一個外國人來提醒你?!
   況且,這一棟樓共有十戶人家,扣掉醜三,至少有70%的鄰居算是友善熱情的。
   比率還蠻高的啊!別氣了,不錯了啦!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

「哇!我的盆栽真是長得愈來愈好了。」


「那是當然的啊!你不知道你兒子每天都去跟它玩。心情好,當然就長得好。」

「…………」
(無言乾笑)


註一:
在法國,碰到人習慣互相問好「日安」一下。
其實多數人不會吝嗇開口問好,但是他們也有權利不開口吧?真搞不懂有什麼好氣的。

註二:
小暖偷玩盆栽,事實上很令人我們煩惱不悅的。偶爾說說反話,苦中自樂一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llofr 的頭像
allofr

bebe暖暖與法國PaPa

allof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