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九點的課,八點半還賴在床上胡亂吼叫著。實在不能說我懶,接連十個多月來,

半夜時分一、兩點、四點、六點鐘,小暖會依當天心情哭喊媽媽到房間「簽到」。要

安撫拳打腳踢,又哭又叫的蠻力小男嬰,不是一件輕鬆差事,累死人不償命。好在每

早都可以抱著軟綿綿又熱呼呼的暖暖當布偶,一起再睡個回籠覺,體力迅速恢復,是

比任何的提神飲料都好用的。

 




開始有點了解職業婦女與全職主婦的差異。


職業婦女
時間賣給公司,有錢拿的。


全職主婦
青春獻給小孩,可以賴床的。




以前,每天逛公園必經過「神秘古堡」,未經任何修飾的大岩石結構,斑駁外牆,幾

棟堅固厚實的主要建築,圍成嚴肅的正方中庭,外頭還有護城河及護城牆,從高大的

拱門看進去,好像還可以見到當年的氣勢。不見任何人進出,不過詭異的是
-門口竟煞

有其事立著觀光景點的解說牌。





這座城堡幾乎是
NIORT鎮的起源也是地勢最高點,小鎮發展就是以此為中心,分散發

展下去。



 

布先生老愛遙指手遠方,站在城牆邊往下看著全鎮小火柴盒房屋感嘆說:「啊!當年

就是這道牆及這條河保護著城堡。」我配合演出道:「是呀。我王,起風了,是該進

城堡裡歇歇了。」





初到小鎮,這裡的建築不比波爾多市來得歷史悠久,這棟古老建築特別得我青睬,它

還關閉好一陣子,緊閉的大門,更激起我無比的好奇心。每每逼問布先生,這間到底

是什麼來歷,他讀了讀外頭的告示牌、看了立牌,還是猜不出所以然來。有夠神秘

的。結果,兩個月後,竟然大門大開,每天許多人種人來來去去好不熱鬧,我還傻呼

呼興奮道:「ㄟ,古堡開放觀光了?下次我們也進去瞧瞧吧。」

 



再兩個月後的今天,我竟然坐在古堡內跟著各國來的朋友一起用法文哈啦。




原來,古堡稍稍裝修後,搖身一變成了學校。

 

如願以償踏進了神秘古堡,姑且不論是依這種方式。美夢成真的感覺真是快樂。願望

小一點,實現機會大一點。一點點累積的快樂人生也不賴。



 

更幸運的,古堡學校就在我家前面。快步5分鐘就到,連布先生都覺得上天這麼巧的

安排,這課是非上不可了。這又驗證了一件事,家住愈近的人,往往都是最晚到的


(
小學時期,有位住學校對門的男同學,天天遲到,天天挨老師板子。我想說:「同學,我懂你!

辛苦了」
)




 

課程安排有夠彈性,每個月老師會發一張課程表,寫著上課日期、時間及教室。反正

學生們有空就來上,上課前會簽到,上滿所需時數就結業。(這樣是不是有像台灣美日語

補習班-地球村的上課模式?我沒去過搞不清楚,但廣告說是如此。)

 



因為,法文班程度只分兩級,不是高級就是初級。當時,在《布氏正名大公開》

中,格友
Emilie還擔心道:「希望妳們班程度落差不要太大」。




哇。結果一語成籤,還真被這位氣質少婦猜中。程度落差不小,好在是我可以接受的

那一種。




目前,班上國籍的分配土耳其
X5、俄羅斯X1、白俄羅斯X1、美國X1、葡萄牙X1
。不

過,每次上課的人都不會完全相同,下回會碰上哪一國人誰也說不定,還真有開獎的

樂趣。嘿,哪天不一定就讓我開出第一特獎-東南亞同胞幾枚。




「口音眾多,發言踴躍」是第一堂課的印象。




幾乎是除了我以外,所有的同學都能用法語來交談,讓人不免懷疑,他們是來上什麼

課啊?可是,一旦閒聊話題轉到書本上,老師點名唸句子、說話時,每個人的音量及

信心當場打對折。




最有趣的是,俄羅斯同學在每個字的尾音都打舌音、美國同學除了有濃濃
ICRT播音員

的感覺外,還會偷偷試圖把法文單字唸成美語。




大家非常熱烈討論、問問題,熱心的藍眼俄羅斯美女,見我一臉迷惑的樣子,還用法

文加上比手畫腳,努力想解釋句子意思給我聽。




回到家後,還在熱度上的我,大方秀幾句給布先生聽。玩上癮的他,一付嚴父狀要檢

查我的回家作業。




「啊!什麼?怎麼教這麼難的。單字還好,但是句子太誇張了。」


「大家都用法語來討論及問問題。且每個人的語言幾乎都不相同,除了那個美國男

外,老師也不說英語。我一到那,很自然就得硬著頭皮講破法文了。」




第一堂課帶來的震撼效果相當強,厚臉皮指數大大提升。當天下午到購物中心時,路

人、店員跟我說什麼,就算我不懂,也愛隨便應上幾字。




法文程度牙牙學語的我,硬是被推進一個大班甚至小學程度的進階班級。往後的日

子,可能要挑燈夜戰,才能稍微趕上其他同學的進度。但是,我還蠻樂在其中的。




人生之所以有趣,不就是這樣充滿著驚奇及挑戰嗎?

 



更多的趣事,等碰上了,再來與大家分享。




至於,課堂踴躍發言的盛況,布氏錄到了,請看:

暖:「發言前,先舉手是種禮貌」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llof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