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暖荷航驚險記(五)


荷蘭阿姆斯特丹航站

總算是到了荷蘭阿姆斯特丹,整個飛行幾乎沒什麼吃喝的我,
已經精疲力盡。一心想著,只要再飛一小時,一切就結束了。
結果…


早上九點半,出了登機口,因為大家的轉機班機,
幾乎都飛走了,他們在出口處設了個白板,
白板上寫著幾十位人名,要是名字在上面的留下來,
需要個別處理。其他的人,請自行走到轉機櫃檯再換機票。
我看了一下沒有我的名字,
樂觀的想:「嘿!超lucky的。我的飛機還沒有飛走」,
不顧一切,捉著三件行李就跑起來了。


到了轉機櫃檯外的諮詢處,快速遞了機票想跟她確認一下,
沒想到她卻說:「Already !請重新排隊換機票!」
可是,明明還有30分鐘多才飛啊!
心想或許很快就會有班機,她才會要我重新排隊,
只好又背著小暖拉著行李排著總是長長的隊伍。


轉機櫃檯一個媽媽級的女士,看了我的機票,
拿著機票站起來去跟其他櫃檯討論一下後,
她拿了一張讓我不可致信的登機證給我-“晚上九點的班機!

然後用英文跟我說:「這是班機誤點給你的誤餐券還有電話卡,
從這裡右轉到XX 你會看到 baby room ,妳的baby可以待在那…」
我一臉不可相信的呆樣看著她,
她又再問了一次:「妳了解我說的嗎?要不要再說一次!」
不甘願地說了:「懂!」就急著要去看一下,什麼是baby room ?
要是那是個舒服的地方,可以讓小暖可以好好休息,
或許我就願意等這十二個小時!


到了所謂的Baby room,我更驚訝了,
真的不知道她是以什麼心態,可以自信的告訴我,
我的小孩可以在這裡待上十二小時,換是她的小孩,
她願意嗎?所謂的Baby room 這只是一個換尿布的地方,
有尿布檯、洗手檯跟一個垃圾桶,空間不大的地方。
立即用手機打了電話給法國的波先生,
告之一切,非常生氣的他,
一直在電話中問我:「為什麼為什麼?快去跟櫃檯說,
妳帶著一個小嬰兒,怎麼可能等上十二小時…」


又拖著沈重的腳步快速回到轉機櫃檯,
因為我之前總是坐下午三點的班機到法國波爾多,
所以我想跟她們說,我要換到下午三點的。
沒想到,連轉機諮詢櫃檯也大排長龍,輪到我的時候,
突然有一位臉臭臭的外國老先生插隊,
跟那位很壯的櫃檯小姐說了一句:「叭啦叭啦…我想要抱怨XXX」
結果,那個小姐很冷靜的說:「我們有提供表格,你可以填好寄出去。」那個老先生看了她幾秒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
聽到這裡,我大概也猜得到我的下場了。
但是,我還是說了:「不好意思,我帶著一個小嬰兒不可能等
十二個小時。而且,這次的班機延誤是荷航的錯,並不是我的錯,
荷航應該處理。而且我記得下午三點就有班機的…」 

我還沒結束,她一邊敲著鍵盤一邊搖著頭說:「不可能!
櫃檯給妳這樣的時間,當然就只有這個班機」然後,
把螢幕轉向我說:「妳看!」非常不滿的我,
想再回去找那位媽媽級的櫃檯,
但是我看到至少排上20個人以上的隊伍,突然頭暈了起來。


累到無力的我,背著小暖,至少找了十分鐘以上,
就是找不到可以用荷航發的電話卡撥出去的電話亭,
突然有位也是來自台灣滿臉倦容的小姐,好心的拍拍我,告訴我:
「走到航站中心,諮詢台的正後面有個紅色電話,就是那!」
因為從剛下機,就一直忙來忙去的我,
根本沒空理會一直在哭的小暖,就這樣他哭累在背袋上,
睡到頭歪在一邊,隨著我腳步晃來晃去。


撥了電話,波先生著急地詢問狀況,說明了剛才的情況。
波先生又氣又急地說:「妳沒告訴她們是荷航的錯,
妳怎麼可能帶著小baby在航站沒有娃娃車等十二個小時,
而且我上網查過了,確實有下午三點的班機,
妳現在在回去跟他們說,不然,我坐飛機過去………
巴啦巴啦一大串」,已經在整趟飛行受夠不尊重的對待的我,
看著胸前的小暖,小臉又是淚水又是鼻水的,覺得超級委屈,
忍不住在大庭廣眾下哭起來了,大吼說:「安靜啦!告訴你,
現在我只想坐下來,一路上我幾乎沒有吃沒有睡也不能上廁所,
你兒子又哭又鬧,拜託不要再吵了…」
整個談話,不到三五分鐘,電話卡就用完了。
結果,接下來的每隔一兩小時的打回法國報平安的電話,
都是我用中華電信的漫遊打的。


航站冷氣相當強,這才發現小暖手腳冰冷,
因為長袖衣服在飛機上吐奶時用溼了,現在還穿著短袖衣褲,
但是我不能讓他著涼,找個尿布檯,把那件已經乾掉的長袖
奶味十足的髒衣服又給他穿上,找了輛行李推車放了兩件行
李及大外套,就這樣苦情母子倆展開歷經十二小時的
--「台灣版航站奇緣」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llofr 的頭像
allofr

bebe暖暖與法國PaPa

allof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